同人
排球少年.飆速宅男.EVA
交流歡迎

【HQ!!】惡作劇/大菅

意外總是來得突然。

愛情那麼讓人措手不及,愛惡作劇的你也是如此。

就像我從沒料想到自己會喜歡上你一樣。

「大地——」

身後傳來菅原的聲音,澤村還來不及回頭,背後就有一股衝擊力向自己襲來。

「呃!」澤村下意識抓穩掛在自己背上的東西。

「早安啊。」菅原趴在澤村背上,打招呼的聲音非常有元氣。

「早安。」澤村伸手拍了拍圈住自己脖子的手,「怎麼又突然衝上來,要是我沒站穩那豈不是要跌倒了。」

「看到大地的背影就忍不住了嘛。」菅原嘻嘻笑,「而且大地反應很快,一定不會讓我跌下來的,對吧?」

澤村偏頭看向菅原,那雙清澈的眼因笑而瞇成細長形,紅潤的唇也勾著漂亮的角度。一早就看到這種表情的他,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。

「是是是,我一定會盡己所能穩住身子的。」澤村的語氣裡有著滿滿的寵愛,「只是我們要一直維持這個姿勢嗎?」

「再背我一小段路。」菅原自動自發的使力將有些下滑的身子往上移,「到前頭那個轉角就好。」

菅原偶爾很調皮,喜歡惡作劇,但是他只會對澤村這樣。程度的話就是些無傷大雅的調皮小動作,而頻率則是看心情。

有時候是在澤村打瞌睡時偷戳他的臉,有時候是從轉角冒出突然抱住他,諸如此類的舉動。

面對這樣調皮又不按牌理出牌的菅原,澤村不曾有過「啊,被耍了。」的感覺;只是偶爾會被嚇到,覺得有些無奈外,還會有覺得這個人很可愛的念頭。

時間久了澤村也會想要調皮一下。

至於要做些什麼他還沒想好,畢竟他不擅長做這種事。

這幾天澤村回想了以前菅原對他做過的各種惡作劇,只是那些由他做起來似乎不怎麼合適。就以菅原會突然從後方跳到他身上這個動作來想像好了。他摸著下巴在腦內勾勒了一下他整個人跳到菅原身上的樣子。

嗯……不行,好怪。雖然他們差不多高,但要是自己撲上去,兩個人一定會立刻跌到地上去。先不論摔倒與否,這畫面怎麼想怎麼怪。

為什麼明明是同個動作,也是同樣的兩個人,只是位子互換而已,結果就差那麼多呢?

澤村邊搖頭邊在心裡對腦內的畫面打上一個大叉叉。

那如果是戳正在睡覺的人的臉頰呢?

搔了搔頭,澤村快速在腦內想像了一下,覺得似乎可行,只是好像太普通了。

澤村安慰著自己,似乎只能順其自然了,反正時間到了便會有適合他做的事出現。

 

這日,社團練習結束後澤村與菅原踏著灑滿夜色的街道回家。

在距離兩人分別的轉角不遠處,澤村突然停下腳步。

「菅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澤村趁菅原回頭時抬手伸出食指,手指頭正好碰上菅原的鼻尖。

沒想到第一次嘗試就成功,澤村勾起一抹微笑。

此刻兩人都沒有任何動作,只有菅原本來看著澤村的視線下移到了鼻尖上的手指。

可能是澤村第一次做這樣的動作,菅原顯然有些吃驚,而盯著手指看的動作又讓他變成鬥雞眼。

澤村抿緊嘴唇,要是笑出來就完蛋了呢。

「嗯……」

菅原將視線調回澤村的臉上,「啊——大地學壞了。」菅原鼓起臉頰,但眼神卻是愉悅的。

「跟你學的。」澤村笑了笑。

兩人同時大笑出聲,並勾住彼此的肩膀,繼續朝固定分別的路口走去。

等到路上僅剩下自己一人時,澤村才笑出來。

儘管覺得剛才菅原的反應很可愛,但他可能不會再做類似的事,畢竟他實在不擅長也不太適合。

 

此刻也獨自走在路上的菅原回想剛剛發生的事。

「這好像是大地第一次做這種事。」菅原自言自語,「偶爾這樣好像也很不錯呢。」

菅原摸了摸鼻尖,非常開心。

但是想到自己鬥雞眼的模樣一定被澤村給盡收眼底,關於這點菅原又感到非常懊惱。

菅原甩了甩頭,決定把這件事拋諸腦後,把澤村難得的小動作留在腦中就好。

平常午餐時間澤村與菅原都會到體育館旁的樹下坐著吃飯,因為那裡沒什麼人會經過,而且在樹蔭下又很舒服,所以幾乎每天的午餐時間他們都是在那度過。

但今天他們班比較晚下課,導致兩人抵達時才發現一群女學生已經坐在那聊天。

「那我們到別的地方去吧。」澤村拍了拍菅原的手臂。

菅原一面點點頭,一面在腦內思索還有哪裡適合吃午餐。

最後他倆繞到了體育館的另一方,隨便選了棵樹在那裡坐了下來。

菅原把自己的便當從包裝中拿出,正準備拿出筷子時,發現澤村都沒有任何動作,只是一臉正經地盯著自己看,「怎麼了?」

「抱歉,因為家裡突然有事,所以周末的約會……」

本來這周末澤村與菅原約好要去街上逛逛,但昨天澤村回家時被家人告知要把周末的時間空出來,所以約會勢必得取消了。

「沒關係的,原本就只是純粹逛逛,之後有空再去就好啦。」菅原指指澤村的便當,「快吃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這就是所謂的計畫趕不上變化吧。」菅原夾起青菜放入口中。

「對呀,就像我以為你會好好的走在我旁邊,結果卻跳到我身上一樣。」澤村邊打開便當包裝邊說。

「這是一樣的嗎?」

「不是嗎?」

菅原挑了挑眉,「應該還會有更好的舉例。」

「嗯……你的出現就讓我非常措手不及。」

聽到澤村這麼說的菅原哽了一下,差點被菜嗆到的他用力咳著,臉都因為咳嗽而脹紅。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。」他在順氣的時候感覺到澤村溫暖的手覆上自己的背,輕輕拍著、撫著。

「別激動,都嗆到了。」

為什麼他會這說呢?因為頑皮的菅原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,就這麼出現在他的生活裡,非常讓他措手不及。但經過時間的流逝,開始漸漸習慣對方的存在。

在這段期間,菅原給他驚喜、給他歡樂。

他甚至無法確定,少了菅原的生活會不會索然無味。

然而最最讓他亂了方寸的就是,自己會喜歡上菅原這一點。他從來沒想過他會在高中就與人交往,而且對象還是個男生。

這真的完全不在他的計畫之中。

「高中以前的生活總是很平淡,也沒有太多的驚喜。本來以為上高中後仍然會是這樣,但是我卻遇到了你。」澤村頓了頓,「最後甚至還跟你在一起。」

「這些都已經遠超出我的預想範圍了。比任何一個超級難接的發球還要讓我更措手不及。」

澤村看向菅原,儘管對方低著頭,但他還是能夠看到那輕微顫抖的纖長睫毛。

低頭死盯著手上的便當盒,菅原的臉頰因澤村的話變得有些泛紅,怎麼對方可以用這麼正經的臉說這些話呢!

「我也是這麼想的喔。」放下便當盒,菅原終於抬頭直視澤村,「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,這種機率簡直低到不敢想像。」

「我們兩個真的非常幸運。」澤村微微一笑,抬起手摸了摸菅原的臉頰, 「快吃午餐吧,時間不多了。」

「好。」菅原的嘴角也輕輕勾起,同時拿起筷子將便當盒中的煎蛋捲夾起,遞到澤村嘴邊,「吃吧。」

其實澤村到現在都還沒有很習慣這類的動作,可他還是將嘴邊的蛋捲給吃掉了。咀嚼的同時,他也夾起自己便當裡的菜,餵進菅原的嘴裡。

「好吃。」菅原愉悅的揚了揚眉,很享受這樣的兩人時光。

午餐時間不知不覺即將結束,兩人將吃得乾淨的便當盒收拾好,起身準備回去教室。

但剛抬腳跨出第一步的澤村就撞上突然停下的菅原。

「怎麼了?突然停下來。」澤村連忙穩住身子,只是他還沒回過神來,就覺得鼻尖被點住了。

在他的雙眼努力盯著自己的鼻尖時,突然覺得這個場景似曾相識。

「嘿嘿。」菅原笑出聲,這次終於換他看看鬥雞眼的澤村了。

「你……」澤村覺得無奈又好笑。

「這是跟大地學的唷。」菅原笑得一臉燦爛,他收回指尖,改用兩隻手輕輕的拍了拍澤村的臉頰。

「是是。都聽你的。」澤村也跟著扯出大大的微笑。

果然,菅原在他身邊,他就會有笑容呢。

「走吧。」菅原轉身邁開了步伐,腳步輕快,動作裡卻有著很難察覺的僵硬。

雖然說很難察覺,但是常常看著菅原的澤村還是發現不對勁了。

細心的他發現,那柔順灰髮遮不住的泛紅耳朵。

 

「明明也會害羞嘛。」澤村心情愉悅的跟上菅原的腳步。
评论 ( 1 )
热度 ( 47 )
  1. 大菅专用粮仓漂白水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漂白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